彩经网广西11选5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淫虐苦恋
淫虐苦恋

淫虐苦恋

“第一百八十六位,玄周”

  冷漠的声音传入玄周的耳?#26657;?#20294;?#19997;?#30340;众人,却再无心思关心其他,纷纷围拢在林如风身旁,甚至已经有好几个按耐不住的贱货?#24378;?#39578;穴供林如风审?#21451;?#30333;的的处女膜了!

  “徒弟,快去吧,你一定行的”

  秦瑶亲吻了一下玄周嘴唇鼓励道,她固然明白淫体的意义,但她从来没后悔认玄周为主,哪怕玄周一生平凡,她也愿意陪伴一生。

  玄周没有多语,一步步走向红姑身后,这一刻,玄周的背景极为孤单,周围?#24615;?#30340;人群和她互不相干,如同空气一样,穿过众人。

  玄周脱掉衣袍,露出手臂粗的鸡巴,也不做任何的润滑,直?#24433;?#40481;巴插进红姑的骚屄里。

  “啊。。。好大啊。。。好爽。。。”

  久违触碰的骚穴被大鸡吧强硬刺入,红姑高亢的呻吟着,但是在这?#24615;?#30340;人群中显得微弱可闻。

  “主子。。你的大鸡吧要了老奴的命了。。。快肏死老奴吧。。”

  红姑虽然感觉骚穴疼痛无比,但是却也伴随着极大的舒爽,可玄周在插入红姑的骚穴后却毫无兴趣,因为红姑的骚屄实在是太干了,好像干枯的沙漠,让他的鸡?#22270;?#22823;的不爽。

  红姑心痒难耐,她怎?#32431;?#33021;不知道自己身体的问题?对此却也无可奈何,她出殿寻遍良?#25314;?#21364;没有半点用处,最后只能悲天悯人,归隐殿?#23567;?br />
  “这也能叫骚?#25314;?#36824;不如干一个石头呢”

  玄周毫不客气的讥讽道,狠狠的拍了红姑的屁股一掌发泄自己的不满,腰?#23458;?#21160;,干了起来。

  “啊。。。主子。。对不起。。。我不配叫骚屄。。让你肏我真的委屈主子了。。对不起。。啊。。爽死了。。”

  红姑听到玄周的讥讽心中发酸,但却又不知如?#20301;?#24212;,这几年无人滋养的她已经尝尽了孤独的味道,如今有一人愿意肏她的贱?#20081;?#32463;?#24039;?#22825;给的最大恩赐,这点讥讽又算的了什么呢?

  玄周也不管红姑嘴巴里发出的淫?#26657;?#24178;涸的手掌握拳,狠狠的砸在红姑露出的屁眼上。

  “啊。。”屁眼被重击,滋味定然不好受,但干涸的骚屄被耕耘的酸疼又让红姑内心激动不已,索性把支撑身体重量的手绕到屁股后面,?#24378;?#23617;股,让褐色的屁眼完全暴露在空气?#26657;?#35753;玄周看的清楚。

  玄周哪里还客气,挥起拳头狠狠的砸向红姑的屁眼,另一只手也听按师父?#24895;?#30340;,揪起红姑的阴毛?#27426;?#25749;扯。

  “啊....主子...啊..您太会玩了...啊...要来了...高潮了....”

  红姑被玄周这样玩?#24605;阜种櫻?#23601;浑身抽搐,扒着屁股的双手也无力的垂?#25314;?#25277;搐着迎来了高潮。

  但玄周插在红姑骚穴中的鸡巴却没感受到一点雨露的滋养,但是子宫却不停的收缩痉挛,温柔的按摩着玄周插进子宫的肉棒和龟头。

  玄周不管不顾,也不管抽搐着的红姑,大力抽插,拳头每一下都砸进屁眼五寸有余,带出血水和肠液,阴毛也被扯下大把,在红姑高潮了四次后,把龟头顶在红姑的子宫壁上,射了出来。

  “啊啊啊....谢谢主子...?#30171;?#31934;液....”

  红姑感受到长久以来干涸的子宫得到滚烫的浓浆滋养,又来了一个高潮,眼睛里的泪水汹涌,哭着谢道。

  也在?#19997;蹋?#30707;碑悬浮在空?#26657;?#21457;出万丈光芒,蛮荒的气息传递出来,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呻吟在空间中传出,围绕在淫殿众人的耳朵。

  不止如此,整个荒?#31181;?#30340;猛兽都回望淫殿方向,凶兽中祖辈遗留下的血脉记忆在这一刻被?#21483;眩?#21457;出阵阵咆哮。

  星海中的大能在这一刻也心有感应,纷纷向混沌初域望来,却又迅速收回目光。

  祖器也在这一刻躁动,诗月寒遭受了?#20843;?#26410;有的痛苦,骚穴被完全?#27627;眩?#22902;头喷出的不再是奶水,而是让?#35828;?#23506;的血雾。

  2019/4/11 【淫虐大陆】第三?#25314;?#33618;淫仙体(重口,?#24863;螅?#28139;虐) - 原创人生区 - SiS001! Board - [第一会所 邀请注册]

  https://www.sis001.com/forum/thread-10422834-1-1.html 4/13“荒淫仙体!”

  石碑?#34892;?#30446;的大字把在场的人拉回了现实,这四个大字让淫殿众人的心中颤抖。

  荒古淫体!

  仙体!

  仙!

  秦瑶的手臂发抖,眼睛流出了炙热的泪水,笑容毫不掩饰的弥漫在脸上。

  这个血脉或许是当今已知最强大的了体质了吧,混沌体从未出世无从考究,因为并没有记载,淫体的强悍无人敢否认,可以大战任何一体质,但是却在荒淫体面前被完全压制。

  因为淫殿那位逆天到“秩序决策者?#26412;?#26159;荒淫体,在他统治淫殿的年代,淫殿中还有两位恐怖的存在--淫体。

  但纵然这两位淫体恐怖绝伦,在大乱斗的清算当?#26657;?#39046;军杀到天地颤动,但却被荒淫体压到抬不起头来,甚至有传闻,有一位淫体是哪位“秩序决策者”的男奴!

  是与不是,如今已经无法考证,但是荒淫体克制淫体却是无法辩解的事实,但荒淫体自从那位统?#25569;?#36208;后,就再也没有出世过,所以当今星海中不知荒淫体的强大,但是淫殿众人却对此无一不知。

  “仙体。。。荒淫体。。这...”

  安娜颤抖的喃喃道,她的心中在颤抖,双腿不自觉的跪?#25314;?#20208;望着被光辉笼罩的玄周,一?#27801;?#26381;的思绪让安娜自己都感觉到不真实。

  不止安娜一人,淫殿的女奴都在承受?#25293;?#22823;的压力,不自觉的想要跪下。

  玄周眼神扫视着众人,最后落在秦瑶的身上,眼神中透露着自信,仿佛在说“我没让你失望”

  “徒儿。。”

  秦瑶欣慰的看着玄周,眼睛中的泪水包含着对玄周的痴情,她落下的心被玄周注视着砰砰跳动。

  玄周享受着祖器的洗礼,他能感觉到身体中的脉络在发生着变化,浑身的内力也?#27426;?#30340;增强。

  良久过后,光芒收敛,但是弥漫在玄周周身的仙气却不曾褪去半分。

  玄周漫步走到秦瑶的身边,如刚才一样,揉捏着秦瑶的丰臀,但如此前不同的是,一群妖艳的骚货已经难耐不在献媚的心来到玄周的身边,露出身体企图勾引着玄周的注意。

  当然也有浑身赤裸,?#24378;?#39578;穴露出处女膜的贱货行认主礼,但玄周却视若无睹,依然自顾自的把玩着秦瑶的丰臀,让淫殿的女奴们都嫉妒的看着秦瑶。

  玄周?#32933;?#30528;周围,寻找着琴豚和妖莲的身影,但他失望了,因为这两人都安静的站立在原地,虽然在向他眺望,但是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。

  秦瑶也自信的抬起头,得意的看着众人,冷眼瞟着刚刚围绕在林如风身边,现在却向玄周献媚的几人,眼神中的不屑不?#21451;?#39280;。

  2019/4/11 【淫虐大陆】第三?#25314;?#33618;淫仙体(重口,?#24863;螅?#28139;虐) - 原创人生区 - SiS001! Board - [第一会所 邀请注册]

  https://www.sis001.com/forum/thread-10422834-1-1.html 5/13“嗤。。。”

  白若沫嗤笑一声,自嘲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?#29420;?#20102;喧杂的人群,一步一步朝着关押她千古岁月的禁地走去。

  她曾憧憬有朝一日从地牢中重见天日,把自己一身的贱肉交给主人,用她的手?#25569;?#26381;主人的后宫。

  可玄周的体质让她望而生却,她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在玄周的后宫中作威作福,因为刚才淫体使她犹豫,甚至想要放弃最初的选择,转投另一人的胯?#25314;?#36825;是不可以被原谅的,即使没人知道,但她自己也原谅不了这种不忠。

  下一位血脉觉醒者是一位马尾的女人,听到她的名字后直?#39050;?#22312;捂着骚屄防止精?#27627;?#20986;的红姑,不用多想,这个女人一定在窥探“荒淫体”的精液。

  秦瑶也看的清楚,那能?#24066;?#20027;人的精液被外人糟践,清了清嗓子,寒声道“把你的骚屄给我夹紧,流出一滴来我把你做成马?#21834;?br />
  这句话一出,不光是那个女人抖了一?#25314;?#23601;连红姑都被吓得一哆?#25314;?#36830;忙夹紧骚穴,双手捂着骚屄。

  那个女人回头看了一眼秦瑶,连忙献媚的笑着说“我舔长老的屁眼,绝对不碰不该碰的地方”

  玄周笑了笑没说什么,找了个椅子坐?#25314;?#32780;秦瑶也顺势跪在玄周的脚边,表明自己身份的?#22270;?#38745;静的看着大会的进行。

  另一边,林如风正怨恨的看着玄周,上一秒他还风光满目,众星捧?#25314;?#20294;是这一刻却被玄周永久的夺去了,自己好像一个配角,甚至连配角都算不上。

  玄周却毫不在意,他的实力本就在林如风之上,他根本不惧怕林如风的挑衅。

  “恭喜唐公子”

  一声好似琴音的旋律传入玄周的耳朵,带着意思的灵气,天青色的轻纱被风吹在半空种,舞出凌乱又美丽的弧度,掀起勾人魂魄的一角内裤,一双清丽而又带着妩媚的凤眸直?#35825;?#29572;周。

  玄周笑着看着来人,慵?#24651;?#20280;了伸懒腰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说道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奴?#20037;?#21483;青莲”女子走到玄周的面前,跪在地上,笑着回答道。

  ?#25226;?#33714;邪体都跪下了。。荒淫体真是不凡啊,淫殿的未来主人一定是荒淫体”

  “是啊,这个贱货肯定早已看清了?#38382;疲?#24819;要早点钻到荒淫体的胯下”

  “真羡慕秦瑶啊,能有这么一个徒弟,而?#19968;?#22312;觉醒血脉之前认得主人,想必。。。”

  “是啊,这可是荒淫体的第一个奴隶,身份定然高贵”

  妖莲邪体的下跪可不止是表明着她的态度,这更跳动了人们的神经,下面议论纷纷,显然所有人都在考虑如何把自己的身体献给荒淫体。

  ?#24052;?#21476;青天一株莲,翻羽星域曾有一株妖莲,杀通青天,不知道你?#27801;?#36215;来后能到哪里”

  玄周自顾自的说道,虽然血脉并不能决定是否可以到达力量的最终点,但起血脉越强的人修行速度越快,也越容易突破瓶颈。

 玄周可以无视淫殿的?#24863;螅?#20294;他不能无视一个有力的臂膀,如果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收服妖莲邪体,?#26434;?#29572;周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  “如果我杀到九天呢?”

  青莲反问道,眼神中的有着坚定,自信,虽然跪在地上,但她的气势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强。

  “那也不过是一只母狗罢了”

  玄周轻笑道,话语里根本没有一丝对青莲的尊敬,好像在说一件?#22270;?#30340;?#24863;?#19968;样。

  青莲清丽的眼睛眯了起来,迎合着玄周笑着,但是没有接话,跪在冰冷的地板上,微风吹过,带起她的轻纱,而青莲却无动于衷,任由微风吹起她的裙子,把内裤裸露出来。

  “母狗这个身份听起来很诱人啊”

  良久之后,青莲才回应道,她的想法很简单,她虽然在这一刻有一个无敌的体质,但是无论多强的体质都比肩不了高深莫测的境界和修为,她纵然有无敌的体质,如果没有?#27801;?#36215;来,也不过只是一抹不起眼的绿叶,天才比比皆是,但最终崛起的却只有寥寥几个,现实是残酷的,没有一个坚强的后背,在实力面前,潜力和血脉力量都不值一提,而她选择依靠的,就是荒淫邪体,而荒淫邪体的背后,是整个淫殿!

  “呵呵”玄周干笑着,青莲的回应让他始料未及,这种看的清?#38382;?#30340;女人让玄周颇为欣赏。

  秦瑶安静的跪在原地,但是她的心却早已经心乱如麻,青莲的态度让她感到一丝不安,害怕青莲的出?#21482;?#35753;她的地位极速下滑。

  玄周和青莲都陷入沉默,青莲带着笑意看着玄周,而玄周却饶?#34892;?#33268;的观看着一场场春宫大戏。

  时有不凡的血脉出现,但却都没有人在做惊叹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淫体林如风和荒淫体玄周的身上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又过了两个小时,大会终于接近尾声,早已经被虐待的不成样子的诗月寒被重重的摔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,而五位长老也如释重?#28023;?#21481;谢祖器后爬到下面。

  林如风看到师父的伤势,赶忙上去抱起,大声?#30333;?#20365;奴的名字,运功为师父疗伤。

  每个人都目光都有所不同,伴随着犹豫,心照不宣的离开场地,留下一地的狼藉。

  回到府上,玄周靠在秦瑶的胸前,感受着秦瑶的温柔,问道“师父,林如风到底是谁啊?”

  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秦瑶反问道,疑惑的看着玄周。

  玄周沉默了一会,摇了摇头,说出了心中的疑惑“林如风从小就享受着得天独厚的资源,但是却从未有人提起过他的身世,这太奇?#33267;恕?br />
  ?#20843;?#21834;。。。我只知道是封存下来的圣子。。。”

  秦瑶轻笑道,林如风的身世她并不清楚,只知道林如风的身份很尊贵,是战乱时期一位淫体的后人。

  “嗯。。。”

  玄周点了点头,没?#24615;?#35848;论这个话题,安详的躺再秦瑶的身上,闭眼休息。

 但这份安静不会维持太久,一位侍奴爬了进来,恭敬?#19997;?#20102;三头后,说道“主人,四主母求见红姑求见”

  “让进来吧”玄周?#24895;?#36947;,他知道这两人见他干嘛。

  ?#25353;?#20154;,白若沫给大人请安”

  “主人,红奴给主人请安”

  两人进来后,立马跪下行礼,进门之前,两人就已经把衣服脱了个干净,?#32784;?#22836;后把雪白的屁股高高的翘起,不敢抬头。

  “你们来这有事吗?”

  玄周明知故问道,玄周已经做了起来,?#20122;?#29814;的裙子撩起,让她M字把阴户和屁眼露出。

  “回大人,白若沫久仰大人威名,听闻大人身边缺一便器,今日特来?#31181;?#30333;若沫依?#27426;?#22836;贴地,摇摆着雪白的大屁股,卑贱的说道。

  “主人,红奴自知?#22270;?#21482;求成为主人的玩物,供主人随意发泄”红姑这几年?#27492;?#21463;的排?#32933;?#22312;太多,让她在玄周的面前没有丝?#24651;?#33258;信,害怕的浑身颤抖。

  “呵”玄周冷笑一声,回道“你的这一身贱肉也配做我的便器?还?#24515;?#36825;个老贱逼也不?#32431;?#20320;什么货色也想做我的玩物,滚一边待?#34384;傘?br />
  玄周说起话来丝毫没有?#24605;桑?#25226;白若沫和红姑贬的一文不值,让身边的秦瑶都为之诧异。

  白若沫被玄周骂的不敢作声,而红姑早已经羞的无地自容,她何尝不知道自己一身烂肉,若不是秦瑶百般劝说,她是万万不敢来?#35828;?#25308;访玄周的。

  “主人,白若沫虽然淫贱,但却有着尊贵的身份,被人尊称四主母,如果让她做主人的移动便器,?#24378;?#39044;示着不单单是主人的高贵,更会使更多摇摆?#27426;?#30340;人安心站队,至于红姑。。。这白屁股也不错,给主人玩弄也不错。。。”

  秦瑶适时开口劝道,虽然她不愿白若沫沾染自己的主人,但随着玄周实力的外泄,今后鱼龙混杂的后宫必须要有凌厉风行的手段?#25293;?#25484;握,而白若沫一定是秦瑶的?#27426;?#20154;选。

  但红姑?#32933;?#27809;?#34892;?#32768;眼的地方,但秦瑶念及旧情,不想红姑孤独终老,所以才为红姑求情。

  玄周怎么会看不出师父的用?#27169;?#20063;明白此时的师父缺少安全?#26657;?#25152;以没有点破,点了点头。

  秦瑶深怕玄周反悔,立马对着跪在地下颤栗的两人说道“还不快爬过来”

  两人明显楞了一?#25314;?#20004;人都不是木讷之人,很快就明白了秦瑶的意思,连忙?#25918;?#30528;爬到玄周的身边,也不用提醒,直?#24433;?#28789;魂烙印打了出来,跪在玄周的脚边,两腿分开,让玄周看清楚勃起的阴蒂和翻开的阴道,说道“谢谢主人,谢谢主?#28014;?br />
  玄周?#24651;?#24223;话,等两人把灵魂烙印打出来后,让秦瑶扶着肉棒在上面按?#20384;?#21360;,红姑喜极而泣,连忙把自己的乳印,唇印,穴印,肛印全都烙在上面,玄周也看出了红姑的真?#27169;?#24819;了想赐了红姑“肉便器”的身份。

  红姑忍不住哭了出来,她没丝?#24651;?#24187;想,只希望玄周能够收留她,哪?#20262;?#21035;人的奴下奴都可以,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被赐予“肉便器”的身份。

  已经印好了?#20843;?#21360;”的白若沫眼睛看的都红了,羡慕的眼神如果能杀人的话,恐怕红姑已经进入地狱八百遍了,但她也只能嫉妒的看着红姑,然后被赐?#23433;?#29482;”便器!

  “谢谢主人”

  两人同时道谢,但心情却各不相同,红姑激动?#24615;有?#21916;悦,而白若沫却眼中带着屈辱和不甘。

  玄周敏感的捕捉到了白若沫眼神中的情?#26657;?#22068;角带着笑容,没有说戳破。

  这种事情本来就无公平可言,试问你连灵魂都交给了别人,还奢望什么公平?

  玄周也不是?#32972;?#30340;那个什么都?#27426;?#30340;?#22235;瘢?#36825;几天来玩弄师父的经验让他没有了收服师父那时的小心翼翼,玄周粗暴的拉起白若沫一脚狠狠的踹在白若沫的胸上。

  白若沫进入玄周房间里后就已经把护体的光雾收起,现在被玄周全力一脚,滋味可想而知。

  “啊...”

  白若沫惨叫一声,本来直挺挺的腰弓了起来,俏脸也憋得通红,可白若沫纵横淫殿这么多年,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,什么残忍的虐待没经历过?虽然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惨叫出声,但下一秒淫荡下贱的微笑又洋溢在她妩媚的脸上。

  “把腿分开,把你的贱屄给露出来”

  玄周可不会被白若沫脸上的贱笑所迷惑,一拳打在白若沫微笑的嘴角,命令道。

  白若沫被这一拳打得发蒙,她从来没看到过玄周对女人使用拳头,甚至她都?#20081;?#35782;的觉得玄周的虐待欲望并不是很强烈,但是这一刻她发现自己错了,她看到的玄周只是人格中的沧海一粟,玄周现在的眼神中充满了暴虐,对她的暴虐!

  “是..主人...便器的骚屄任由主人蹂躏..”

  白若沫多聪明的女人,她知道现在最好不要处玄周的霉头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玄周的暴虐情绪在她身体上发泄完?#24076;?#19981;然今天过后玄周对她的态?#28982;?#26356;加的恶?#21360;?br />
  “还?#24515;?#20010;贱货,愣着干什么,去给我舔主母大人的屁眼,?#28982;?#25105;要肏她的?#32972;Α?br />
  玄周听?#34384;?#33509;沫撩人的话语后,心中暴虐的兽血沸腾,扇了傻跪在地上的红姑一耳光,怒斥道。

  秦瑶也被玄周吓了一跳,她从未见过玄周如此暴力,那一拳她可是知道玄周用了多大的力气,再看白若沫的嘴角已经?#27627;?#20102;一道小口子,口腔中浓稠的血液触目惊?#27169;?#21548;到玄周想肏自己的屁眼,赶紧把屁股抬起来,?#24378;?#23617;眼,让红姑的?#21988;凡?#20837;自己的屁眼。

  玄周拉起白若沫的头发,让白若沫和他平时,朝白若沫的眼睛里箤了一口唾沫。

  白若沫紧张的看着自己这个主人,她不知道玄周要干嘛,但是?#26412;?#21578;诉她,今天她不会过得太轻松。

  玄周嘴角露出一丝阴邪的笑容,抬起脚,狠狠的踢在了白若沫的阴部,不等白若沫惨叫发出,挥起拳?#32933;?#23637;《八极崩?#21453;?#22312;白若沫的乳房。

  只听乳房“噗嗤”发出一声碎肉的声音,白若沫的瞳孔快要瞪了出来,?#20146;?#24515;的剧痛让她快要承受不住,抬起手想要抚摸自己烂掉的乳肉,但下一秒更加强烈的痛感席卷全身,尿道无法闭合,金黄色的尿色喷洒在地上,溅起一股股水花。

 在看玄周的另一只手,大?#31895;?#21644;?#25345;?#24182;拢,指尖撵着一团碎肉,那正是白若沫的阴蒂!

  白若沫额头和后背全是冷汗,双手颤抖着捂着自己的骚?#25314;?#20294;是血水仍然止不住的从她的指缝里流出,?#28201;?#22312;地。

  她万万没有想到玄周下手如此的狠辣和果断,对她身体最柔软的部位用最原始最残忍的手段玩虐。

  虽然这点伤势?#26434;?#24050;经修道千年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只要运功疗伤片刻就会复原,但是没?#34892;?#21608;的命令,她万万不敢擅自疗伤,这是大忌!

  “把你的手?#32654;礎?#29572;周看到白若沫竟然用手捂住滴血的骚?#25314;?#25260;起满是鲜血的手扇在白若沫的脸上,怒斥道。

  白若沫连忙把手?#32654;矗?#38706;出干瘪的阴蒂和颤抖的阴唇,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上却依然努力的挤出一丝讨好笑容。

  “舒服吗?”玄周捏?#34384;?#33509;沫那只被他砸碎的乳肉,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。

  “主人,便器被主人玩的好舒服,谢谢主人玩弄”白若沫连忙答道,她看出来了,玄周这是在?#22836;?#22905;,想到她刚才?#26434;?#36523;份的不满,冷?#39038;?#38388;流了下来。。。

  “主人。。。主人。。。厕猪错了。。厕猪不该对自己的身份不满,厕猪求主人原谅。。

  请主人狠狠的?#22836;?#21397;猪吧。。。”

  白若沫不敢怠慢,头磕的?#35785;?#21709;,她知道这的后果,她不想再被打入冷宫,过着与石床度日的生活了。。。。

  秦瑶听?#34384;?#33509;沫的话后,喘息的娇吟声弱了下来,回头看着惊恐不已的白若沫,明白了为什么主人?#22253;?#33509;沫不同寻常的残暴,升起的怜惜之情也烟消云散。

  “呵。。。转的挺快啊”

  玄周轻笑出声,摇了摇头,抓起不停叩头的秦瑶,?#25484;?#25331;头,《崩山拳印?#21453;?#20986;,一道由能量形成的拳印打在白若沫的另一只白嫩的大奶子上。

  沉闷的响声伴随着的是嫩肉被挤压暴击而炸裂的碎响,原本骄挺的大奶子如两?#29228;?#32905;一样搭在胸前,原本白嫩的肌肤也变得紫青!

  “啊..谢谢主人..谢谢主人拳印...厕猪的..左胸已经烂了..三根肋骨折断...”

  白若沫忍耐着极限的痛苦,体会着胸前的痛苦,感受着被玄周重击过后的奶子,说出了玄周对自己身体的摧毁程度。

  这样?#36947;?#31616;单,但其实非常考量其的忍受力和思维承受力,被残酷暴行后要深深感受被暴行的部位来辨别自己的情况,?#20146;?#21619;定然不会好受。

  “不许疗伤,现在把你的屁眼给?#24378;?#32473;你五?#31181;?#25289;出你的肠子,不然我就把你的肚子给抛开当粪?#21360;?br />
  玄周残忍的说道,无情的?#20262;?#21629;令,说完后骑坐在正在战战兢兢舔舐秦瑶屁眼的红姑背上,摸着秦瑶的骚?#25314;?#38382;道?#30333;?#27597;猪的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觉得亏待你了?”

  听闻玄周的话后,秦瑶吓得直接尿了出来,金黄的尿液全都喷在红姑的头上和玄周的手上,但她顾不上这些,连忙否认道“不,,没?#23567;!?#20027;人。。。能做主人的母猪已经是天大的荣幸,母猪不敢有半分的他念,求主人明查”

 呵呵。。。别紧张,我只是问问”玄周温柔的揉了揉秦瑶的骚?#25314;?#20063;不嫌秦瑶满?#24039;?#33261;的尿味,笑道。

  “主人,母猪只想一声陪伴着主人,什么身份都无所谓,只要主?#19997;模?#25226;母猪做成。。。。肉壶。。。也。。也可以”

  秦瑶激动的说着,说到后面,声音也渐渐低到只有微弱的呼吸。

  “这可不行,我喜欢的是师父,可不是一只贱肉”

  玄周悠悠的说道,他怎么会不知道师父做了自己母猪后会有巨大的转变,他还是想师父能?#24615;?#26469;的威严。。。

  秦瑶的眼神中有着黯然,她在玄周面?#25226;?#32899;不起来了,她更习惯也更喜欢跪在玄周脚下的感觉。

  “以后会发生什么,太难预测了。。。师父,你知道的我很爱你,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”

  玄周温柔的抚摸着秦瑶的骚屄和屁眼,犹如一个恋人一样含情脉脉的看着秦瑶。

  秦瑶眼中春意涌动,骚穴中水流如注,玄周这番表白让她芳心蠕动,恨不得以死来表达自己的?#39029;稀?br />
  “但是师父你的身份太低下了,低到只能当我的发泄器,所以。。。现在我赐你‘狗奴’,从现在起你是我第一个性奴了”

  玄周温柔的话语让秦瑶从地狱又升到了天堂,她以为玄周已经嫌弃她想要疏远她了,但是却又听到一个让她无比期盼的宣旨!

  “谢谢。。。谢谢主人。。。秦瑶犬一定永远?#39029;?#20027;人,做主人最优秀的性奴”

  秦瑶看着自?#27627;?#39746;契约中的身份变为狗奴,那种一步升天的感觉太过?#20301;謾?br />
  “呵呵。。。性奴的义务可不只是被玩弄那么简单,还要怀上我的孩子,师父应该知道坏上孩子后会被怎么对待吧?”

  玄周坏笑的说道,他当然不会真把师父当个宝一样供起来,但他刚说的一番话全是心里话,没有一丝的参假!

  “讨厌死啦,那就请主?#19997;?#28857;?#20122;?#29814;犬肏怀孕然后狠狠折磨秦瑶犬吧”

  秦瑶看到玄周的坏笑,想到那些孕妇遭受的淫虐,秦瑶的骚穴里就忍不住喷出一股白浆。

  玄周笑了笑,把红?#32654;?#36807;来按在秦瑶的屁眼上,红姑连忙伸出舌头为秦瑶的屁眼做着二次清理,玄周捏了一?#20122;?#29814;的阴蒂后,惹的师父子宫中又喷出一股骚水。

  当玄周回头看白若沫时,痛苦的捏着一团?#32972;?#30340;白若沫立马露出下贱的笑容,但是她满手的血液和扭曲的脸颊告诉玄周她其实很不好受。

  “这么长时间,就拉出这点贱肉,要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?”

  玄周打开秦瑶捏住?#32972;?#30340;手,拍了一张带着血渍的嫩肉,差点打的把白若沫好不容易拉出来的?#32972;?#37325;新打进屁眼里。

  “主人对不起...厕猪该死...厕猪马上把贱肉全都拉出来...”

  白若沫听到玄周的怒骂后,心中焦急,她一身的本领都还没来得及施展,若是就这样被遗弃了?#24378;?#30495;是太冤了。

  “你这屁眼几年都没人碰过了,你确定能拉出来吗?”

  玄周质问道,白若沫的肛?#26049;?#24050;裂开,粉红的?#32972;?#19978;因为暴力的抓扯而渗出点点血滴。

  白若沫自然知道她的菊门已经不?#24066;?#22905;更大力的破坏,但比起被虐杀,她选择把屁眼摧毁。

  “主人...你看这头贱猪多听话,明明都快把屁眼玩坏了,还拼命拉自己的烂肉,依贱狗所见,主人就别杀她了,?#22836;?#22905;不准疗伤,托着烂掉的奶子当主人的便池,不出一个?#25314;?#36825;头猪的贱奶子就会溃烂,?#20146;?#21619;可?#20154;?#26356;舒服百倍”

  秦瑶看到玄周眼睛?#26032;?#20986;丝丝杀意,连忙开口劝解,虽然白若沫该死,但还是有利用价值的,再说秦瑶也不想看到玄周变成一个杀奴如麻的刽子手。

  白若沫的脑门都是?#39038;?#22905;今天?#34892;?#21518;悔来这里了,她还不想死,她还想重整辉?#20572;?#22905;还有没有看到这一世的绚烂。。。

  “主人...主母...厕猪错了....厕猪愿意做任何事...求主人饶了厕猪吧...主人...”

  白若沫乞求着玄周,害怕的哭了出来,哀求的看着秦瑶,希望秦瑶能发发慈悲,?#26579;人?br />
  “主人...如果主人觉得?#22836;?#30340;还不够的话,就把她的子宫也拉出来,永久固定在外面,当主人的大鸡巴套子”

  秦瑶继续哀求道,虽然她很讨厌白若沫,但也不想看?#34384;?#33509;沫彻底被玩?#24608;?br />
  “呵呵。。小贱狗,替你的骚婊子求情了啊?”

  玄周看着两女紧张恐惧的表情,原本的杀意减弱了许多,说实?#20843;?#20063;并不想辣手摧花。

  “是啊...主人..这头猪做错了事情...也怪贱狗没有教好...既然主人决定?#22836;?#36825;头猪的屁眼泄愤...那贱狗的屁眼也应该跟着一起受罚...”

  秦瑶注意到玄周的情感变化后,立马帮白若沫转移一些注意力,讨好的哀求着玄周。

  白若沫听闻秦瑶的一番淫荡骚贱的话后,心中酸楚,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护奴的主母,她见到的一代代身份尊贵的主母都恨不得把奴全都给虐死,为了博取主人的宠爱都把奴隶毫无人性的淫虐,包括她自己也是,对待奴隶好似真的对待牲畜一样,随便践踏,以至于当她大势已去的时候全都对她落井下石,让她跌入地狱的最底层。

  “谢谢主母...呜...主母...厕猪一定..呜...一定好好辅佐主母...不敢有半分他心”

  白若沫感激的说道,忍不住哭了出来,进入淫殿这么多年来,她的心早已冰寒刺骨,一心只想着如何讨好主人,而今天她发现自己的心海有着丝丝暖流。

  玄周有趣的看着秦瑶和白若沫两人,他觉得自己好像成了旁观者,而两人才是主角。

  “哼,贱猪,要是我发现你用功力疗伤,我千刀万剐了你”

  秦瑶瞪了白若沫一眼,气愤的说道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一样。

  “是是是...主母...贱猪发誓...就算是疼死...也绝不用一分功力”

  白若沫听到秦瑶骂自己,哪?#39029;?#19968;口大气,连忙对天发?#27169;?#36145;笑的看着秦瑶。

 “两个贱货还真是患难与共啊,我都有点感动了,既然这样,那我今天就饶了你”玄周说道。

  “谢谢主人,厕猪一定好好悔改”白若沫如蒙大赦,一手抓着又拽出一点的?#32972;Γ?#19968;手捏着一只烂掉的奶子,不顾疼的扭曲的俏脸,狂磕响头。

  “滚到后面给我舔蛋,牙齿碰到我的卵带我把你的牙都敲碎”

  玄周一把?#24378;?#36276;在秦瑶屁股里舔肛的红姑,一边?#20262;?#21629;令,?#20122;?#31563;暴露的大鸡吧直接塞进白若沫被舔的湿润无比的屁眼里。

  秦瑶连忙?#24378;?#33258;己的屁眼,让玄周能清楚的看到鸡巴插入屁眼的直视?#26657;?#28139;笑的说道“?#34384;?..谢谢主人临幸贱狗的骚屁眼,骚屁眼谢谢主人”

  玄周满意的摔了秦瑶一巴掌后,腰部开始抽动,粗大的鸡巴在秦瑶紧窄的屁眼里如同一只巨龙,凶猛的破开屁眼,把屁眼周围的褶皱都撑的平整了一些。

  “贱货过来”

  玄周转身抽了一巴掌还在原地拼命拉?#32972;?#30340;白若沫,命令她跪在秦瑶的头顶。

  白若沫知道对她屁眼的审讯将要开始,心中泛起一丝激动和惧?#25314;?#29228;行时拼命的夹紧屁眼,生怕在外的肠肉缩回去一点。

  白若沫跪趴在秦瑶的头顶,玄周的面前,屁股轻轻的摇着,没有了双手的拉扯,光靠括?#25216;?#30340;力道很难把这润滑的肠肉夹在外面,没有一会,脊背上?#22836;?#36215;一层香汗。

  “你这个贱猪,?#21051;?#37117;给我扩张屁眼,把肠子拉在外面,要是缩进去我就把这烂肉给割掉”

  玄周捏?#34384;?#33509;沫的肠肉恶狠狠的说着,别看白若沫年岁已大,但是这一坨肠肉却是极为的柔软。

  “是..主人...以后这坨烂肉就让它烂在外面....”

  感受到玄周手掌的把玩,白若沫肥臀扭动,迎合着玄周的玩弄,夹紧屁眼不让敏感的肠肉缩回体内。

  玄周本来想把白若沫的屁眼?#27627;眩?#20877;把?#32972;?#25199;出来拽掉,用白若沫的屁眼当垃圾箱,可当她握住这团肠肉时又改变了注意,她要让白若沫把?#32972;?#20840;部拉出体外来当她的玩具。

  “夹紧了哦,我只打十拳,如果肠肉进去的话你知道后果的”

  玄周抽出插在秦瑶屁眼的大鸡吧,插入湿润不堪的骚穴,龟头破开子宫颈,马眼顶在子宫壁上,?#22253;?#33509;沫说道。

  “..啊..嗯...主人....厕猪知道了...请主人用力...?#20063;?#29482;..肮脏骚臭的屁眼...”

  白若沫敢说这一刻她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来....夹屁眼...她恨不得把把自己的肠肉夹断在括?#25216;?#22806;。

  玄周握?#34384;?#33509;沫肠肉的手也感觉到了白若沫神经的紧绷,嘴角露出一抹淫邪的笑容,松开捏着的?#32972;Γ?#25353;按运功,十指握拳,朝?#25293;峭欧?#32418;的嫩肉砸去。

  “噗嗤...”

  “啊....一....谢谢主人...”

  白若沫瞳孔发大,哭?#32654;?#33457;带雨的脸颊高高抬起,发出一声惨绝?#21482;?#30340;惨?#26657;?#23617;眼里的嫩肉被重拳击打,那种痛感直入骨髓,屁眼好像被刀刮了一刀一样。

  “噗嗤...?#27604;?#22836;砸在肠肉上如同砸进了肉泥,发出的声音让人血脉喷张。

  “啊啊啊......二....谢谢主人....”

  白若沫感觉自己的屁眼外的肠肉已经彻底烂掉,和自己胸前的两?#29228;?#32905;毫无区别。

  “啊啊啊...啊啊啊....三...四...五...六..七八九...”

  白若沫的惨叫一声赛过一声,肠肉已经烂成一团血泥,碎肉伴随着血水滴在秦瑶的脸上,让正在?#20004;?#30127;狂中出的秦瑶作?#24359;?br />
  “噗嗤...”

  “啊.....十....主人...谢谢主人....”十拳过后,白若沫露出外面的?#32972;?#24050;经变成一团血泥,碎肉连在一起,堵在屁眼周围,甚至?#34892;?#34880;肉已经被大力挤入屁眼,鲜红的血液一滴滴的滴在秦瑶映红的俏脸上。

  玄周看着自己的杰作,心中的虐待敢大减,疯狂的爆肏着秦瑶的子宫,因为抽插的大力,柔嫩的阴道壁随着大鸡吧的抽出而翻出,秦瑶被操的疯狂的浪叫着呻吟,不知高潮了多少次,淫水飞溅,扭动着腰肢配合着玄周。

  玄周浴火焚身,把跪在后面舔舐自己卵袋的红?#32654;?#22312;面前,踩在红姑的大奶子上疯狂的抽打红姑耳光,另一只也插入白若沫还没有被摧毁的阴道,大力的抓捏。

  “啊....啊啊....主人...”

  秦瑶被肏的已经神志不清,?#22270;?#22899;一样胡乱的呻吟着,享受高潮的快?#23567;?br />
  “骚屄...给老子夹紧了...我要射了...流出一点精?#20309;?#20182;妈把你剁了喂狗”

  玄周眼看已经到?#24605;?#38480;,龟头?#30475;?#37117;抽搐体外,然后直入子宫,巨大的刺激让玄周最后抽插几下后,把龟头顶在秦瑶的子宫壁上,随着几声“噗?#34972;?#21988;?#26412;?#28082;灌溉的声音,把积压已久的浓精全都射进秦瑶的子宫?#23567;?br />
  红姑早也被玄周的巴掌轮的小便失禁,瘫倒在地,白若沫被玩弄的没用了力气,如同死鱼一样坐在自己主母的脸上,骚屄口正对着大口喘息的秦瑶,尿液淫水混合着血水全都喷在秦瑶的口?#23567;?br />
  【完】